成了二三线城市限购首令

2020-03-25 19:45

我觉得,解决中国的房市问题,最终需要明确住房的公益性质,也需要改革税费体制,更要让保障性住房成为房屋建设的主体。房价问题终究要回到市场的领域来解决,行政性的限购令也终究有退出的一天。正是这样,一线城市也好,二三线城市也罢,应急性的限购令其实无力承载过多厚望,公众更期待市场深处的“刮骨疗伤”。

然而,即使短期内二三线城市楼市降了温,逐利的资本又会把目光投向下一个“价格洼地”,那么房市涨价趋势与调控压力都会继续延续下去。“逆涨价”显然不是限购令所想看到的结果,但它却是一线城市限购令的“副作用”。

(责任编辑:永玥)

二三线城市“限购令”政策的本意,是将一线城市与二三线城市对接起来,形成一个联动的机制,让“限购”成为较大范围房市政策的一部分。

限购令所行之地,房价均有下滑与受挫,但同样被验证的是,“限购令”只是从供求链上部分抑制房价,不是治本之策,会带来报复性的“逆涨价”。正因为如此,二三线城市限购的施行必须要更注重“可预期性”与“务实性”,避免重蹈一线城市限购令的负效应与“软调控可能”:譬如不能以单一的户籍为限制规定,政府力度要集中于对投资需求的遏制上;譬如要广开正规流通渠道引导游资,而不是任其下行;譬如对保障房建设速度要迅速跟上,以时间换降价空间。

8月25日,浙江省台州市明确提出楼市限购措施,成了二三线城市限购“首令”。(8月28日《京华时报》)